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董智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心领神会物我交融

——董智敏先生的绘画作品浅读

2015-02-11 11:54:1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兰平
A-A+

  纵观中国画坛,史无前例地有如今天这般热闹非凡。造反者崛起,变法者迭出。动辄有人以革新者自居大喊着与世界接轨。热热闹闹,花花绿绿,鼓乐齐鸣,好一首时代交响曲。最能体现时代精神,最能展现民族风骨,“五·四”以来一直居于主潮地位的中国人物画,更是花样百出,能在此大军中以个人面貌占据一席,诚属不易,难载此道,守望此道者夥矣,董智敏先生当属个中一员。

  董智敏常自我调侃:我也算画家吗?虽科班出身,但由美朮教学到从事美朮出版,最后“归队”到画院当院长搞管理,终还是写的多、画的少,仍属多功能型的“业余派”。然而也许正是这种经历和积累使他不同于我们惯识的画家,有着自己的特点。说他是学者型画家似不为过。

  董智敏的人物画与那个时期学习绘画的大多数画家一样,是以徐蒋体系筑基的,在此基础上汲取了俄罗斯(前苏联)画家费钦的造型特点,结合中国前辈大家李斛的笔墨技法,出现了一种个人面貌。中国画造型写生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去写意,传神及抒情。齐白石说“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写生,自然形神具见。”这句话把写生与写意的辩证关系说的十分明确,只有如此才能做到意与象的统一,物与我的交融,形神兼备。形象为神、意、趣统一的枢纽,绘画离不开对具体形象的表现,白石老人“似与不似的论述”其理由即在于此。对于人物画来说,本身即以人物为创造之主体,是用直接表现人物外在形象的美,从而揭示其内在人性的丰富性,传达画家对人性的审美认识,以及抒发画家自身的情感、意趣与个性的。

  董智敏的人物肖像多是现实中人或太行一带的人物,他一改当今许多画家用毛笔宣纸画素描的弊端,充分发挥了用线界形的中国画的优良传统,加之以山石皴法的成功运用,使得他笔下的人物憨厚可亲,呼之欲应,触之可动,栩栩如生。真实地反映了北方农民的可亲可爱的特点,这与许多画家的错把丑陋做憨态;错把肉麻当有趣有着本质的区别。正所谓“神全于意,形备于法,无意无法,难传神貌”唯意与境合,心与神通者可得之矣。中国画由于其工具材料的特性,决定了其不可更改的特性。因而不可能通过反复地修改、加工,达到如油画般精确、逼真,但仍要求具有相对的准确性、具体性、真实性。诸如形体的比例、位置、动态、结构、空间、质量等因素的大致准确,做到虽然概括,又不失本质的真实性,虽然简略又不失形神的具体性。这是在遵照“循心写形与以意造型”的基本原则使然。以神造型可以变形,变形是为了全神,求得意,求情趣,求艺术的美,变形可以超脱客观形象的约束,造型规律、法则之局限,但并非可以背道而驰,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变形者乃概括、提炼、夸张之极也,故须符合一定之理,正所谓“物有常理;法无定法”乃是在合乎事物的基本规律的原则下的“法无定法”如此方为至法,并非真的无法,而是一种合乎天趣之活法,求变形是为了全神气,得意趣,故而有时形之变异岁舛,而得神气意趣者即为上乘,形之变异还为求笔墨形式之美感,能合理地脱开形体束缚,不斤斤于形象之细微末节而求得笔墨的节奏、韵律之音乐美,线条抽象形式之书法美,并通过笔墨抒发画家的情感,表现出画家的审美追求,其人物画作品可谓取精用弘,颇得意也。

  尽管中国山水画的素材来源于自然中的山川河流,但中国画家认为绘画不是对自然静物的逼真描摹,自从张璪提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山水画创作的审美主张以后,对于“心源”的重视便成为山水画家坚守不移的创作准则。董智敏先生的山水画很少对景写生的实相表现,多是长期饱游饫看名山大川,而以性灵酿造的胸中丘壑。因此也更有笔墨构成的形式美感。

  董智敏的花鸟画,大多是作为人物画的背景的,即使有个别单独表现的花鸟也能别出新意,艺术魅力作为作品的意趣、情趣所激发的美感效应,首先取决于主体情感寻找客观对应物的眼光,而这种对应物是蕴含着精神潜流的感性生命体,它使得自然结构转化成艺术构成时完全排斥纯粹的位体转移。有鉴于此,董智敏的花鸟画很少表现人们习见的题材,如果不得已偶尔为之也必在表现手法上另劈蹊径。

  用张大千先生的一句印语作为本文的结尾“老董风流尚可攀”。

  2014.6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董智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